金华车间几乎停工 青年汽車病危诊断书

  患者:“庞氏”青年汽車

  檢查日期:11月22日~12月5日

  報告日期:12月13日

  檢查方法:技術、研發、經營等上下掃描

  症狀:

  水變氫

  南陽“水氢汽車”事件中,关于“水变油骗局”“骗补”“故技重施”等的质疑引发广泛关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项目已经停摆,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正式出台处理意见。”

  破産

  10月21日,法院裁定杭州青年汽車破产。青年汽車集团也陷入困境:办公的员工已经所剩无几,据一位车间工人介绍,车间也几乎停工,“今天有人来参观,所以刚刚叫我们都来了。”

  套現

  为了尽快引进投资,石嘴山在投资额度未能到位的情况下将矿区交给青年汽車,这些矿区被迅速转手卖给个人,据媒体初步统计,青年汽車通过煤矿套现高达10亿元。到今天,石嘴山汽車项目仍是一地鸡毛,当地政府至今都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金华车间几乎停工 青年汽車病危诊断书

  从青年莲花的“发迹”,到以建厂为名换取当地资源,再到“水氢车”争议、杭州青年汽車破产……

  庞青年的青年汽車仿佛“病”了。他的“造车梦”还能实现吗?青年汽車现状如何?

  從11月22日到12月5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多路出擊,前往浙江、河南、甯夏的4個城市,

  探访青年汽車的现状,探究青年汽車的“病因”,揭开青年汽車的发展路径。

  症狀1

  南陽

  半年泡沫破 水氢车项目停摆

  南陽位于河南省西南部,是河南省GDP排名第三的省辖市。2019年5月,南阳因“水氢汽車”事件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5月23日,《南阳日报》发布頭條文章《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其中提到“水氢发动机可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随之而来的“‘水变油’骗局”“骗补”“故技重施”等质疑,引发社會各界的广泛关注。

  時隔半年多,記者來到南陽探訪。

  洛特斯公司 水氢神话从此起,仅剩值班人员

  位于南陽市臥龍區中州西路上的“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洛特斯),就是《南陽日報》中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對下線的水氫發動機點贊的地方。12月3日到4日,記者多次實地探訪洛特斯,發現車間已經停工,員工只剩下少數辦公室值班人員。

  洛特斯租用了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据二机的职工介绍,新闻中的水氢发动机汽車没有量产,只是一台样车。经过“水氢发动机”事件,南阳市政府宣布,对该项目持积极审慎态度,之后洛特斯项目就再没有更新的进展。“洛特斯的车间已经停工了,也基本看不到员工。”二机的保安告诉记者。保安帮记者拨通了洛特斯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天眼查显示,青年汽車子公司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在2018年11月27日,注册了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前者认缴金额1.02亿元占股51%,后者认缴金额9800万元占股49%。

  新能源汽車产业园

  曾經重點宣傳,現已不再提起

  南陽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大楼,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南阳市高新区主任杨新亚。南阳市相关部门、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申请。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项目已经停摆,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正式出台处理意见。”2018年12月28日,南阳市高新区与青年汽車签订了合作协议,拟投资40亿元建设南阳氢能源汽車产业园。目前该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记者多方了解到,南阳氢能源汽車产业园已经被按下暂停键。

  南陽市高新区曾提出建设“新能源汽車产业园、光电产业园、防爆产业园、创新创业园、现代物流园”5大专业园区,也是“水氢汽車”事发前的重要宣传内容。而今年下半年各级领导调研和宣传,都没有提及新能源汽車产业园。

  症狀2

  金華

  車間幾乎停工,一工人稱有人參觀才上班

  12月5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浙江金华青年汽車集团实地探访时发现,上班的员工所剩无几,据一位车间工人介绍,车间也几乎停工。5日中午的园区门口,一位匆匆赶来公司的工人告诉记者,“平常也不用随时来上班,今天有人来参观,所以刚刚叫我们都来了。”

  办公室大多空置 员工状态多为“外出”“休息”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爲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