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車石嘴山抽资上亿元出逃 汽車项目烂尾或进入高发期

  “別問了,都是很久的事情了,我們市裏好多人因爲這個事情被處理了。”8月6日,當經濟觀察報記者致電石嘴山市招商局询问青年汽車当时在该地投資一事時,該工作人員表現得十分謹慎,並且規勸記者不要再打聽了。

  當地官員的“謹慎”是因爲該項目屬于當地政府招商引資的一記失敗案例,并造成当地严重损失。7月15日,石嘴山青年汽車项目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按照此前最高法终审判决的认定,青年汽車方面构成抽资出逃,须返还当地政府出资款11620万元及利息,并将由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人民法院执行强制执行。

  這是在“南陽水氫發動機”事件发酵近两个月后,青年汽車董事长庞青年的过往投資项目正式倒下的第一个多米诺骨牌。此前的5月23日,一则“水氢发動機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在网上引起热议。而该事件的主角正是庞青年和其青年汽車。该消息一经发出迅速引起热议,并由此引发对青年汽車发展的质疑。

  南陽項目規劃总投資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计划出资40亿元。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南阳之前庞青年曾自2005年起在13年间8次与不同地区政府合作开展过相似的项目,并均以失败告终。其中一次就包括了此次涉及强制执行的石嘴山汽車项目。随着对烂尾项目追缴的开始,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車将面临真正意义上的危机。

  但青年汽車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中国经济正进入转型时代,早年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引入汽車类産業的时候,往往是不择手段“给钱给地给资源”,这也成为很多汽車公司的发家秘诀。此前曾被媒体报道的典型案例华泰汽車也是如此。而今,随着经济转型升级和问责機制的完善,早年間的爛尾項目正在集中式的爆發。

投資的“局中局”

  據熟悉該案件的人介紹,該項目源自于2010年,當時以無煙煤聞名的石嘴山爲了搶占西部大開發先機,推進石嘴山産業升级和转型而选择了浙江青年汽車。与在南阳的“豪言壮语”类似,当时青年汽車业也为石嘴山勾勒了一个巨大的汽車産業蓝图,并表示要投資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車发動機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車零部件加工、汽車玻璃等项目。

  投桃报李,石嘴山地方政府为了表示对该项目的支持,不仅在2010年9月份,与青年汽車正式签订《投資书》,同时还与青年汽車双方陆续签订了多份合同,并将多家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車,还为此合資組建了石嘴山國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但此后青年汽車在石嘴山的造车项目不见进展,此前的投資也一度陷入烂尾。

  据相关报道,青年汽車甚至分两次抽逃了国马科技1.162亿元注册资本,并通过煤炭套现达10亿元。2013年,石嘴山当地警方还成立专案组,以追逃到抽逃资金。 “如果不是南阳水氢发動機事件,地方政府对于与青年汽車过往合作的断尾项目追讨结果也不会来得那么快”,有业谌耸咳绱似兰鄣馈

  据了解,除石嘴山外,十余年间青年汽車还曾与济南、、六盘水、杭州萧山、海宁、泰安、等8个地方政府合作,合作初期双方总投資额超数亿元,而结果大多都是烂尾。

  其中,总投資约62亿元的济南青年轿车项目,则与石嘴山一样走向了法庭,同时为避免國有資産流失,济南高新区要求青年汽車赔偿5.3亿元;总投資27亿元的連雲港青年汽車项目则因合作失败,江苏連雲港市政府收回青年汽車项目闲置土地877亩;计划投資约25万的六盘水重型卡车项目,被政府点名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而退出;投資40亿元的海宁项目最终也因一拍两散,土地被回收。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爲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