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女子一度敲鑼求助:“只要母親活命”

  【财新网】(记者 萧辉)“沒有辦法了,大家誰能來幫我下,我實在沒辦法了,我在這裏敲鑼,想救我母親。”武漢一女子元宵節在居民樓陽台上敲鑼求助的視頻在網上傳開,該女子淒慘的哭喊聲夾雜著鑼響亮的鑼鼓聲,催人落淚。

  (編輯補記:李母後已經住進漢陽醫院。)

  這名女子是家住武漢市漢陽區四新街道觀瀾社區的李麗娜。“母親快要撐不下去了,就在這關鍵的一兩天。我也有體面的工作,但是爲了給母親求床位,我不要臉了,只希望母親能活命。”李麗娜對財新記者說。

  2月9日中午,四新街道一位工作人員對財新記者表示:“趙巧英的情況我們已經向衛健委報了危重,但是得等核酸檢測確診。我們也跟120聯系了,馬上會把趙巧英和她女兒一起送到隔離酒店。但是我們只有上報的權力,無法保證一定能住上定點醫院,但如果確診,至少能進方艙醫院。”

  據李麗娜介紹,她母親叫趙巧英,今年58歲,早年離異,靠做個體經營小本生意,獨自拉扯李麗娜。1月29日,趙巧英出現發燒症狀,並有呼吸局促和輕微咳嗽。獨居的趙巧英一開始並沒有把病情告訴女兒。2月1日,李麗娜通過視頻電話發現母親狀況不對,立即趕回家,帶母親去家附近的武漢中醫院檢查,發燒接近39度,CT影像學顯示雙肺感染,有磨玻璃狀陰影,氧飽和度數值92。根據國家衛建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具有發熱和CT胸片顯示雙肺多發磨玻璃影這兩項臨床表現,即爲疑似病例;靜息狀態下,指氧飽和度≤93%,爲重症病人。

  2月1日,趙巧英被列入疑似患者,但一直在等待核酸檢測。一開始她在武漢中醫院做常規治療,打消炎針加激素治療,連續打了四天後,病情稍有好轉,2月5日停了激素針,病情立即加重,發燒接近40度,呼吸困難。2月5日,李麗娜再次帶母親到武漢中醫院做CT複查,顯示雙肺感染面積擴大,呈白肺狀。

158122989088888

 
趙巧英的病例和CT影像。圖由受訪者提供  

  李麗娜曾經在醫療系統工作過,認識不少醫生朋友,她把手機裏所有的熟人朋友打遍了,被告知床位太緊張了,沒有確診就沒辦法住院,即使確診了也很難住上院。“我母親病情已進入危重,必須入院上呼吸機治療。”陪母親在武漢中醫院打了四天針,李麗娜看到留觀室的好些爹爹婆婆病情越來越重,人就快不行了。李麗娜小時候和母親相依爲命,和母親感情很深,她很想救回母親的命,用各種途徑求醫院床位。

  李麗娜向社區求助,社區工作人員每天給李麗娜的反饋都是一樣的。“已經登記上報街道了,正在排隊。”李麗娜告訴財新記者,她知道社區工作人員也很不容易,社區工作人員給她家發了消毒液,幫她母親去超市買牛奶,補充營養蛋白。“我知道社區已經盡力了,他們給了我們生活上的幫助,醫療方面的事情他們也沒辦法解決。”

  李麗娜告訴財新記者,她知道母親能否住上院的關鍵是做核酸檢測確診。2月3日晚上,李麗娜正在武漢中醫院陪母親打針,從朋友圈看到朋友說武漢市第七人民醫院開放核酸檢測名額,她立即拔了母親正在打的消炎針,自己駕車帶母親去武漢第七醫院排隊做核酸檢測,排了兩個多小時隊,被告知當晚核酸檢測的名額用完了。李麗娜又送母親回武漢中醫院打針,淩晨四點才回到家。

  2月5日,李麗娜終于陪著母親做了核酸檢測,2月8日下午接到電話告知,“介于陰性和陽性之間,爲了准確,請明天再來采樣重新檢查。”李麗娜告訴財新記者,她接到這個電話,心裏快崩潰了,她母親病情這兩日急劇惡化,已經從重症往危重症轉,高燒39度,氧飽和度只有70多,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

  “媽媽已經行動不便,沒辦法再去做核酸檢測,即使做了還要再等一兩天,她能否挺得過去就在這關鍵的一兩天,若不能及時住院,我就要失去她了。”李麗娜告訴財新記者,她昨天下午挂了電話後,看到病危在床的母親,眼看著母親的病情一步步惡化,卻無能爲力,悲從心來,于是從家裏找出一套鑼鼓,一邊敲打一邊求助。

  “我就是心裏太苦悶了,120、社區、醫院,朋友,所有該求助的途徑都求助了,我不知道還有誰來救我媽媽。”李麗娜告訴財新記者,昨天下午她敲了十多分鍾鑼鼓,被人投訴,110出警,警察也只是站在她家樓下,朝她喊話不要敲鑼鼓影響周邊居民,她的問題已經向上反映了。社區工作人員也給李麗娜打電話,要她冷靜,已經把她媽媽的情況向上反映了。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爲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