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至科技再闯港交所前景未卜 私人遊戲房卡撑

继2019年7月赴港上市未果后,2020年1月13日,江西本土棋牌遊戲运营商中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至科技”)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招股说明书显示,网络遊戲一直是中至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内”),网络遊戲收入在中至科技总收入中的占比超过80%,盈利模式单一。

另一方面,作为网游变现的主要方式,中至科技的私人遊戲房卡模式面临监管压力,有随时被叫停的风险,再加上付费用户数量在报告期内暴跌,导致公司成长性存疑。若其私人房卡模式一旦被叫停,将直接会影响中至科技未来的发展。

江西遊戲“一哥”优势不明显

公开信息显示,中至科技是一家专注江西本土棋牌遊戲开发商,公司产品以江西麻将、以及扑克遊戲的开发及运营。截至2019年6月底,中至科技共开发了包括《南昌麻将》、《九江麻将》、《上饶麻将》在内的165款极具江西特色的本土麻将及扑克遊戲,受众主要集中于江西省内11个地级市和61个县级行政区。

虽然中至科技声称,“若按收益计算,公司为排行第一的江西本土棋牌遊戲开发运营商”,但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表明,中至科技与竞争对手们并没拉开太大的距离。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顯示,中至科技2018年的收益爲0.78億元(人民幣,下同),對應的市場占有率爲占有率爲22.8%;同期四家競爭對手的收益分別爲0.59億元、0.40億元、0.37億元和0.23億元,對應市場占有率分別爲17.2%、11.6%、10.6%和6.8%。

可以看到,中至科技在江西的“一哥”地位并不稳固,不过中至科技倒是信心十足,认为“随着经济增长及城市化持续,人们在娛樂上的可支配支出正快速增长,这将加速公司在中国的市场发展”。

私人遊戲房卡的风险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中至科技的遊戲收益主要来自于销售私人遊戲房卡或虚拟币,报告期内,私人遊戲房卡对中至科技营收的贡献率高达99%。也就是说,中至科技在遊戲方面的收入几乎全靠用户充值,但私人遊戲房卡已经引起了监管的重视,是否面临随时被叫停的风险,市场对此正在密切观察。无疑,棋牌遊戲面临的政策高压增加了其前景的不确定性。

2018年5月,文化部在《关于加强棋牌类网络遊戲市场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中明确提到,棋牌遊戲运营商“不得向用户提供棋牌类虚拟道具和积分兑换法定货币、虚拟货币等服务”、通过房卡模式运营的棋牌遊戲运营商“不得允许使用代理商、经销商、推广员账户参与遊戲,不得允许用户为其他用户‘开房’而自身不参与遊戲的行为”。

港股独立分析师张三千认为,中至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销售私人遊戲房卡或虚拟币)已与《通知》的政策相悖。虽然中至科技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其业务“符合國內法律要求”,但也坦承:“倘私人遊戲房卡商业J娇赡茉谏桃瞪喜辉俪晒Γ颐堑业务、财务状况及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能否登陸港股市場存疑

《投资者网》不完全统计发现,2019年以来,已有家乡互动(3.44, 0.10, 2.99%)、禅游科技(0.94, 0.00, 0.00%)、火岩控股(5, 0.00, 0.00%)、中手游(3.07, -0.02, -0.65%)、玩友时代、心动公司(26.45, -1.00, -3.64%)等棋牌遊戲公司先后赴港上市,而同期A股市场新增的棋牌遊戲公司数量为零。

港股独立分析师张三千认为,“目前国家对遊戲行业的监管趋严、在A股IPO的排队时间较长,这种情况下,上市条件相对简单且交投活跃的港交所自然成为中至科技等遊戲公司登陆资本市场的首选之地。”

不过,与目前在港上市的棋牌遊戲公司相比,中至科技的营收能力较弱。以中至科技2018年的收入为例,该公司当年的营收为0.94亿元,这个数据甚至不及另一家地方棋牌遊戲公司禅游科技2018年上半年营收的一半,

而中至科技付費用戶數量的暴跌也讓市場對其經營能否持續表示懷疑。招股說明書顯示,中至科技2018年的月付費人數爲2.2萬人,較2016的7.7萬人和2017年的11.2萬人出現大幅下滑。2019年上半年,中至科技的付費用戶數量甚至只有1.5萬人。

港股独立分析师张三千认为,“受玩法的局限,非江西籍人士很难对中至科技的遊戲感兴趣,把非江西籍人群转化为付费用户更是难上加难,未来如何在有限的遊戲受众中争取到更多付费用户,中至科技还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市场普遍认为,以往因为行业门槛低,棋牌遊戲市场良莠不齐,仅靠单一产品的棋牌遊戲公司需要拓展新出路,才能增加自身的市场竞争力,尤其随着监管趋严,遊戲企业的司法风险和经营风险都值得关注。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爲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