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B站雲蹦迪

如題,我在B站上看了幾天“音樂節”。

当然是“假”音乐节,我看的是B站跟摩登天空合作上线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直播活动。直播的内容是一些去年草莓音乐节内容集合加部分特殊录制内容,内容覆盖 70 多组音乐人。

放在任何一个正常的时间,这样的内容显然无法获得我的注意力。但情况大家都知道。在经历过可能是疫情发生以来最令人难以平静的一个夜晚——2月6日晚 ,以及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失去之后,今天我们迎来了元宵节。这意味着大部分人都已经在家呆满了至少半个月——一个完整的隔离周期,并向下一个周期努力进发。

上一次我有正當理由出門,還是春節前幾天,奔去買口罩的路上。小縣鎮的街道上忙著辦年貨的人熱熱鬧鬧,從街面上看起來,口罩並沒有普及到每個人;直到踏入藥店,我才發現這個縣鎮上可能藏著更多我沒見到的人:我跑了一條街上的四家藥店兩家母嬰店一個小診所和一家超市,結果是一無所獲。

然后我就再没有机会踏出家门了。疫情迅速扩大,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各类 Livehouse 的演出、乐队巡演、音乐节和演唱会被全部延期/取消。

在不停刷着疫情最新讯息以及感到百爪挠心之余,我尝试过用遊戲、看书和观影把自己从焦虑和呆滞的情绪中解救出来。这也是大部分人采用的方法,但到后来变成了带点疲乏的机械动作。当然不只是我,更多的人开始在家数米、钓鱼、给猫讲函数......

不管主動還是被動,學會足不出戶、“線上生活”,填充自己的獨處時間,可能是我們每個人近段時間關注疫情之余,最重要的命題。

我就是在這種狀態下,點開了「宅草莓不是音樂節」的直播間。

大概音樂是許多人共同的安慰劑。這個也被稱爲“臥室音樂節”的直播活動,參與人數確實不少,彈幕像雪花一樣飄過。

我打開的時候,堯十三正抱著吉他在台上唱歌,那是去年濰坊站的草莓音樂節。屏幕裏也正是下午太陽斜照的時候,音樂節現場人頭攢動,收音裏聽不到多少歡呼聲,但一個一個新擠進直播間的人看起來比現場的人還要亢奮。

虽然只是录播集合和部分特殊录制内容,但搬到线上的“卧室音乐节”在很多地方都和线下音乐节有一种奇异的相似感。比如,等待晚上 7 点上场的流量明星歌手的粉丝,可能会从下午 4 点就开始刷弹幕,然后剩下三个小时弹幕的主旋律就是“xxx我爱你”和“xxx的粉丝让一让行吗”之争。

我一直蹲到最後,壓軸的是新褲子。

最近這大哥每天在微博上,發一個他拿著吉他彈唱的視頻,從《過時》開始,他堅持每日一歌:“臥室重金屬風格”的《撐得慌》、《你都忘了你有多美》、去年熱歌《別再問我什麽叫迪斯科》、新歌《我們羞于表達的感情》第一版小樣......”

我們都在猜測彭磊怎麽在這個節點歌興大發,直到2月7日,在大家都還沈浸在李文亮醫生過世的消息裏時,彭磊發了一首《沒有你的旅途沒有意義》,配文“這些天都是難過消息,我盡量堅持每天唱一首歌直到情況好轉。”我們才確定過去半個多月彭磊並不是隨意地歌興大發,這是他獨特的慰藉大家的方式。

評論里除了点歌的人,还有来“谢谢彭裤子”的,“最近有你那蔫儿了吧唧的声音听着真好”。

說起來,這和大家刻板印象中的B站風格似乎有點出入——當B站和音樂這兩個詞放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總是會想到古風、二次元音樂這樣的東西,但這場直播內容裏,“陣容”和風格確實是一個正常音樂節應該有的那些,民謠歌手、說唱歌手、搖滾樂隊。

我和兩個朋友拉了個群,一起看了這場直播,看完已經臨近午夜。我們在一起蹲直播的群裏聊出了高樓。朋友一邊感歎新褲子樂隊的現場魅力,一邊拒絕了三月去新褲子演唱會的提議。

不用化妝、不用頂著風吹日曬,在沒辦法享受到現場的時候,我們在這場直播裏有了一小段放松的時間。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爲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